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七宗罪小说大结局 七宗罪小说

《七宗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科幻灵异文。以下是七宗罪小说大结局,欢迎阅读。

第394章 新的开始

周围开始变得越来越热了,啪嗒,啪嗒的声响不绝于耳,周围的空气也变得越来越稀薄,取而代之的,是那些呛鼻的黑烟和汽油混合起来的气味。

我慢慢的失去了意识,没想到,在我人生的最后关头,陪伴着我的就只有手上的这一炳军刀。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被包的跟个木乃伊一样,除了眼睛,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器官连动都是一种奢望。

看着我那高高隆起的胸口,我擦,我没死?还是像那些玄幻小说一样穿越了变成了女人?我这胸是咋回事儿?

“医生。叶泽这种情况还醒的来么?”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男声,这阵男声我很熟悉,但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完全陷入了刚醒来之后的懵逼状态,所以根本想不起来我在哪里听过这个声。

因为不知道是谁。所以我马上闭上了眼睛假装还在昏迷,脚步声慢慢的临近,我感受到有人在摸我的胸口,是谁周语格么?

“不乐观,最近他有些轻微的发烧。呼吸也有点急促,可能是在火场里面吸入的黑烟太多的缘故,下午我会结合呼吸科的专家做个会诊,你放心,钟局已经关照过了,无论如何都要救活他,而且牵扯到个人情感的话,我也希望他这一关能挺过来。”

我擦,这声音不是周语格还能有谁,在他们对话的这一段时间里面我一直都是假装昏迷的。因为这个人的声音我觉得好陌生,绝对不是李铭雨他们,但除了李铭雨那几个人之外,又有谁会来医院看我?

不过他们的这番对话,让我清楚的知道,我还没死,我还活着,不过是伤势比较严重而已,可好奇怪是打了麻药么?我全身上下除了脑袋有点揪着疼之外,其他的任何一处皮肤,别说痛,连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哎,也是啊,叶泽还那么年轻就遇到了那么大的案件,这一关如果能挺过来的话,那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啊,不过报纸上面所说的是真的么?他已经查到了那个杀死沈默的凶手了?”这个问题一出,我瞬间就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是他这声音没错。和他很像。

“我只是一个医生,对于这种事情,他也不会跟我说,不过既然报纸上已经写了是,那应该就是吧,他送进来的时候就连省局厅的领导都来看过,并直接找到了我们的院长洽谈他的伤势,没想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竟然会受到整个嘉市的关注。”周语格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撬开了我的嘴巴,然后再用一根极其冰凉的东西塞到了我的喉间,轻声说道。

只听一阵缓慢的脚步声走到了我的身边,说道:“他拯救了整个嘉市,受到那些高层领导的关注也无可厚非,如果他能好起来,我想他的前途应该很无量啊。”

语毕,周语格当即从我嘴里将那玩意儿拿了出来,转身疑惑的对着那个男人说道:“拯救了整个嘉市?他做了什么?”

我心咯噔一下,周语格既然能问出这句话来,这就表示钟蠡并没有对外公开嘉市西郊化工厂房里面的事情,也就是说。这件事很可能已经被钟蠡和某些不知名的高层给压了下来,他不是刑侦大队的,以他的这个级别,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呃。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毕竟是警方机密,好了医生,我在这里照顾他就好了,您该忙什么就去忙吧。”我听见他搬动凳子的声音,而且离我很近,应该也就只有一只手的距离吧。

“有什么情况你可以及时按床头的按钮,我二十四小时都在办公室。”周语格说完,当即就迈着步伐离开了病房。

而就在我好奇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知道爆炸的这件事情的时候,我隔着绷带感觉到了一阵暖意,是手,他的手正缓缓地从我左手之间慢慢的往上伸,直到这阵暖意到达了我正缠满绷带的脖颈口的时候,移动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就是一阵诡异的嬉笑声。

这阵嬉笑声很阴森,就跟那些恐怖电视剧里面女鬼出现的声音非常相似。

“对不起了,我的老同学,我不能让你醒过来,更不能让你说出真相。我只能杀了你,你说你好好地呆在部就行了,为什么一定像疯狗一样咬着这个案子不放?现在好了,束缚我的绷带已经完全被解开,而你。很快就可以下去陪你那个短命老爹了,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也是猎豹雇佣兵团的人,李天笑,陈则颖,我们都是一起的,虽然这次任务失败了,但这也是我脱离猎豹最好的机会,拿着陈则颖留下来的雇佣费,我会去一个非常遥远的国家,到时候就算你从棺材里面跳起来,也找不到我,下辈子做个聪明人,不要再愚蠢的以卵击石了。懂么?”

他的手指正在慢慢的用力,而我在他用力的当下猛地睁开了双眼,他似乎被我这个举动给吓到了,这手在我脖颈口颤抖了一下。

当我正要拉着他的手臂准备动手的时候,李铭雨。郭勇佳,裴婧瑶还有撸一发瞬间就从门外冲入将其制服。

这一幕看的我就跟个**似的,除了裴婧瑶之外,其他三个男人冲进来直接就拉着他一顿海揍,三分钟过去了。我还是傻愣愣的坐在病床之上看着他们你一拳我一脚的在那边猛踹,而裴婧瑶也在此时慢慢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抚摸着我的脑袋,双眼闪烁的问我好一点没有。

这个时候我哪里还说的出什么话,直接就被这些人突兀的激动给吓懵逼了。

“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中了弓弩还会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裴婧瑶缓缓地从门口走来,坐在我的身边,看了一眼这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男人,轻声问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陈则颖在约我来的时候的确是用了你的身份,可你不知道的是,我在去的路上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她知道她在离开那间别墅之后你一定会跟过来,所以让我配合她演了这一场戏。一来是想要知道你在她和我之间最后到底会选择谁,二来,她想要彻底摆脱猎豹的操控,这第三,她不想让这个曾经养育自己的城市变成死城,所以,她叛变了”裴婧瑶口中说的一字一句,都跟钉子一样镌刻在了我的心头。

“那陈则颖呢?她是死还是活?”我看着裴婧瑶,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轻声说道:“陈则颖已经死了,在临死之前她把猎豹第三雇佣兵团的核心人物名单交给了我,而我也在第一时间给了林天,不过你不用太难过,死亡不代表是结束。也可能是一个新的开始。”

“不是,我说瑶瑶,你这句话说得有点儿模棱两可啊,你这又是死了,又是新的开始的。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我问道。

她笑了笑,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染有血渍的信封交给了我,继续说道:“她的弓弩旁边有一个小型的血袋,这种血袋一捏就碎,里面都是黑狗血。接下来,你就自己猜咯,反正作为交换,她有了新的开始,而我们,是不是也该有一个新的开始?”

第394章 一个故事的结束,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

我接过了裴婧瑶递过来的信封将其打开,里面有三页纸,纸上满满书写着陈则颖的内心世界,她愤恨这个世界的不公,愤恨她那么爱一个男人却又得不到他的悲伤,愤恨为什么有些人可以轻易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她,却要付出比常人百倍的努力。

“我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他,所以我求求你好不好,帮我照顾好他,我知道我的怨恨给你们带来了很多困扰,以后不会了,陈则颖这三个字会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我也会努力,努力的变回原来的自己”

看完了这封信的末端,又缓慢的将这三页纸放入了这染有血渍的信封,叹了一口气。当下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或许人就是这样吧,这就是陈则颖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十年了,在这十年里面她受过多少的折磨我不知道,或许也没人知道,就像她说的,每一次她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脑子里面第一个人过滤的就是我,这就是她的爱情,属于陈则颖的爱情。

在那个男人被刑侦大队带走之后,钟蠡和林天两个老不死的就带着任韵从房门口走了进来,而钟蠡从出现在我房门门口的那一刻开始,脸上的那两块苹果肌就没有掉下来过,我甚至还能在他的鼻孔外面一圈看到一簇鼻毛这得高兴成什么样子,才能有他这种状态啊。

“好,好,呵呵呵,叶泽啊。这一次你可真立了大功了,上级决定等你伤好了之后立马调你去省内刑侦队,怎么样?这下你可有发挥的空间了吧?”钟蠡这五大三粗的,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床边,他这不坐还好,一坐下来,我特么都能感觉我的床瞬间矮了一截。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一个人靠着身后的抱枕看着眼前的这两个男人。

“钟局,我想跟我老师单独说几句话。可以么?”我抬头看着钟蠡,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个臭小子,想撇开我说悄悄话?不行,我倒要听听你要跟这老头子说什么,有什么话你就说。”钟蠡猛拍了我一下肩膀,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钟蠡,心想这老头是不是傻,我特么又不说他坏话,破了个案整个高兴的就跟个二百五一样。算了,反正是他自己要留下来的。

我抬头看着林天,没管身边的钟蠡,当即开口问道:“你早就知道陈则颖想用假死来欺骗他们,所以配合着裴婧瑶和陈则颖一起来欺骗全世界?”

林天点了点头,一脸嘚瑟的在我面前走了一圈,说道:“你说呢?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不是么?既能让她换个地方重新生活,又能把猎豹的阴谋给毁灭在摇篮里面,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不过说实话,早知道你是这种反应,看见陈则颖和裴婧瑶双双中剪还能那么冷静,还不如当时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旁观者就是陈则颖的?”他话没有说完,我就满身怒火的看着林天,掷地有声的问道。

林天在爆炸现场的时候显得非常从容,虽然满身全部都是很汗,但是他的表情却骗不过我,他早就知道这个炸弹的威力不足以带动这厂房群的所有厂房,所以才会在爆炸之前的那几秒钟冲出厂房,他这么做的目的我想应该是去处理其他猎豹的成员了吧?

猎豹既然能在嘉市筹划这场阴谋两年之久,更不可能只派这么几个人来到嘉市,毒气弹毒气弹才是最为重要的位置,他们一定会在毒气弹周围加派人手,如果在这个时候让他们看见有厂房已经开始爆炸,那么他们为了保命也会下意识离开驻地,一旦离开了毒气弹的周围,嘉市警方和林天再给他来一个瓮中捉鳖,还怕抓不到他们么?

林天不是一个喜欢杀人的老头,对于尸体,他更喜欢活人,因为抓到的如果是活人,他就能用各种方法从他们嘴里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林天看着我,脸上的笑容也随之落下,他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拿起放在我身边的那一把军刀,说道:“在沈默死亡之前的三个小时。”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左手猛地超起他手上的军刀,动作犀利的直接将军刀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而此刻,我的眼睛更是死死地盯着他那一双已经泛黄了的双眼,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去阻止他们,你的命就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他没有反抗,即使我的刀口已经流满了鲜红色的血液。他还是没有后退半步。

“阻止?叶泽,你还是太年轻,我的任务是隐秘的,如果在那个时候我去阻止他们或者是透露任何一则消息,都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你以为就靠我林天能对付整个猎豹雇佣兵团的人?”林天握着我拿刀的手,冷冷的说道。

钟蠡见我情绪这么激动,当即也上前说道:“叶泽,你不要激动,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来好好说。”

“哐当”一声,我愤恨的将手上的军刀丢在了地上,轻抱着自己的脑袋默默地塞入了自己的双膝之间。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这一切原来就只是一个阴谋而已,而我叶泽,在这一场阴谋里面,更是连颗棋子都算不上。

“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宋达夫?”我闷声问道。

钟蠡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宋达夫的身份特殊,所以只能委屈沈默,对外公开她是自杀的,并制造一些她自杀的动机就可以了,至于宋达夫,我们只能低调处理。”

我心里很清楚他所说的这个低调处理是什么意思,将这个案子提交省局,然后再交由不知道比我大几百倍的官员来处理,至于处理结果是什么,我或许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

“这个东西是我在陈则颖电脑上面拷下来的东西,里面记载着猎豹军团三个雇佣兵团的所有名单,或许对你有帮助,你们都出去吧,我想静一静。”说完这句话,我将手上的盘直接就放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之上,拉起了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在了里面。

我不想再看见他们,不想再成为任何人利用的棋子,所以我想我和他们,也应该做一个了断了。

我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其实周语格说我的身体暂时没有大碍,建议不要在他的医院蹭吃蹭喝但我还是在医院里面生生的住了两个月。

两个月之后,我悄无声息的从医院里面逃了出来,其实也不能说是逃,只是我的离开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在这两个月里面我想了很多,从我母亲被撞身亡开始,我就像个傀儡一样被人任意摆弄。

我站在李天笑的墓前,将手上的菊花放在了地上。而后侧身而坐,点燃了一根香烟给他,笑着说道:“李叔叔,你和我爸的关系就跟我和李鹏飞一样,因为一念之差,你让我们全家都为你陪葬,按道理来说我应该很恨你,但是说实话,当我知道凶手是你的时候,我却一点也恨不起来,你为我做的太多太多,虽然你的目的只是想要我这颗脑袋,但你对我的好却也是真实存在的,我想我爸妈如果在的话,也会让我放弃仇恨,好好地生活,所以啊,我不恨你了,一点也不恨。”

“叶叶泽”我回头看去,李鹏飞此时正拿着四束鲜花从我身边走来,这张稚气未消的脸颊之上,还带着一丝愧疚。

他显然还没有做好见我的心里准备,这几个月以来,他没有给过我任何电话,任何短信,甚至于连他出国深造的消息,我也是从裴婧瑶口中听来的。我知道,因为他的父亲,他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变质了。

“对不起”李鹏飞将这四束鲜花放在了我身旁的四座墓碑之上,然后走到了我的面前,低头说道。

“噗”听到这句话,我拍着他的肩膀,一下就笑了出来。

“你”李鹏飞对于我的反应很诧异,当即惊讶的看着我。

我嘴角微微上扬,一把抓着他的肩膀就楼到了我的怀中,啼笑皆非的说道:“上一代人的恩怨已经结束了,我们两个还是好兄弟,毕竟从小到大见到我被人欺负就挺身而出的男人,这辈子也就你一个啊,好了,好好地给你爸上柱香,我们回去重新开始。”

“哎,叶泽。你是怎么知道宋达夫就是杀死沈默的凶手的?”下山的时候,李鹏飞被我搭着肩膀,就跟个小跟班似的问道。

“我从陈则颖电脑里面的那一份名单上面找到了宋达夫的名字,这件事情还要谢谢撸一发,如果不是他冲破陈则颖电脑的防火墙,强制打开她的电脑,我想这件事情估计还没有下文呢,不过也没事,李铭雨他们学聪明了,竟然会用我作鱼饵把宋达夫钓上钩,呵,在处理猎豹雇佣兵团的时候,我想林天会把宋达夫秘密遣送会他的那个组织里面进行审问吧,运气好一点,他估计还能有个永久监禁的套餐。”我搭着他的肩膀,声音越飘越远。

而当我们走到山下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辆又一辆的警车围绕着这整个半山公墓停了下来。

我和李鹏飞两人面面相觑,当我再转头朝着那些警车看过去的时候,撸一发,张俊龙,郭勇佳,顾北,姜琳以及李铭雨一下就从车上下来,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手上都捧着一束玫瑰花,紧接着,裴婧瑶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瞬间就从第一辆警车之上下来。今天的她好漂亮

李鹏飞推了我一下让我过去,我微微一愣,按照李鹏飞的指示直接就走到了裴婧瑶的面前,我和她四目相对了一会儿,而后欣欣然的看着她身后的那一群人,问道:“瑶瑶瑶,我我没有逃,今天是我妈的忌日,所以我来看看。这你也不用动那么大的阵仗吧?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来抓什么逃犯呢”

裴婧瑶没有说话,只是从李铭雨的手上接过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还有一束玫瑰花,而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她单膝跪地,仰头将手上的黑色小盒子打开,嘴角一弯,对着我深情的说道:“叶泽,你愿意娶我吗?”

我被这一场面给吓到了,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可退无可退啊,身后是李鹏飞,这***竟然直接朝着我屁股上面踹了一脚,从而导致我跟还跪在地上的裴婧瑶撞了个满怀,这嘴也凑巧覆盖在了她的唇边。

“唔我我愿意啊,可是瑶瑶,这求婚不该是我干的活么?你把我的事儿都干了,我干啥?”我抱着裴婧瑶趴在地上,看着周围那些还在起哄的混蛋们。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

“干她啊泽哥,我帮你们杜蕾斯都买好了,一箱呢,怎么样,够你们计划生育的了吧?”撸一发突然从人群之中窜了出来,直接往我手里塞了一条长长的杜蕾斯,玩笑般的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而后一把就将裴婧瑶抱了起来,在这半山的山脚之下。我从她手上接过了那枚戒指,轻声问道:“你愿意让我保护一辈子,并且接受我所有的财产,虽然我所有的财产就只有我而已,但从今以后,我叶泽的生命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你愿意吗?”

裴婧瑶点了点头:“我愿意”

看着周围所有人都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我也笑了,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当然,我想我的爸妈也会在上面祝福我们的吧?

三个月之后,宋达夫不出所料的被林天给秘密带走了,这个消息也是钟蠡透露给我的,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林天,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或许是继续执行上面交给他的任务去了吧,到是任韵这个小妮子,天天缠着我问林天的事情,说实话,她心里的那一点小九九我又怎么能不知道?

说实话,我从一开始,就很看好这一场忘年恋,我告诉任韵,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把握。然后我把林天所有可能去的地方全部写了下来交给她,希望她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吧。

撸一发和李铭雨这一对活宝,在我和裴婧瑶订婚之后,一个跟叶子妍表白,一个也跟姜琳求了婚,不过李铭雨挑选的求婚场地我也是醉了,他居然挑在解剖室,在姜琳解剖的时候,突然拿出婚戒跪在了地上。这尼玛,我是姜琳也不会答应啊,所以毫无意外,姜琳在无声的叹息之中,直接就给拒绝了。

至于撸一发他的下场和李铭雨差不多,挂着不吃我们狗粮的旗号,鼓起勇气和叶子妍表白,结果显而易见的,叶子妍说自己喜欢张俊龙。活生生的又虐了一把撸一发,从而导致撸一发自尊心受挫,向上面申请出国深造,钟蠡在经过反复斟酌之后,也同意了他的请求。

在送撸一发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来到了机场送行,包括刑侦一队和二队的所有成员,而就在众人纷纷哭泣离别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晃了一眼登机处。一个熟悉的人瞬间就映入了我的眼帘,她上身穿着碎花大衣,下身穿着长青色的布裤,背上还背了一个双肩包,我眉目微皱,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撸一发,沈默那个案子里面,我让你打沈默父亲电话,打通了没有?”我在撸一发即将登机的时候,突然抬头发问。

撸一发微微一愣,马上点头说道:“没有啊,为了联系她父亲,我还打了他们小区居委会的电话,他们小区的人说,最近小区里面经常飘出一阵臭气,怀疑就是从他们家飘出来的,但是里面没人,他们也不好去做工作,怎么了?”

“咯噔”一声,我心口一紧,当即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又将目光移动到正在办理登机手续的那个女人的身上,轻声说道:“兄弟们,看来,我们又有活要干了。”

小说相爱十年卫媛结局

导读:相爱十年小说结局,没有一个人是欢快的,可能有些人是痛快的,比如卫媛,卫媛在……[全文阅读]

小说红岩的主要内容

小说红岩的主要内容
1948年,中国在国民党的统治下处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为了配合工……[全文阅读]

古风探案小说排行榜

小说是文学体裁四分法中的一大样式。小编整理的古风探案小说排行榜,希望大家喜欢![全文阅读]

蝴蝶飞飞原著小说结局

蝴蝶飞飞原著小说结局是怎么样的?你知道吗?各位,我们看看吧!
蝴蝶飞飞原著小说结局[全文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轻博客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